青島樂泰:讓印刷綻放光華 

多年前看《大染坊》,劇中的陳壽亭曆經風雨,從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人物成長為名震海內外的印染界奇才,他的創業神話、雄才大略,還有他那句“做買賣和做人是一樣的,要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色,處變不驚,才是本事”,令人時時回味。

2017年,我們在青島遇到國振傑,巧的是,國振傑竟是陳壽亭原型之一陳孟元的同鄉,更有趣的是,青年國振傑還在陳老板的那家工廠上過班。銀幕上的陳壽亭、現實中的國振傑,本無可比性,但在他們身上,實業興邦的思想,質樸實在的樣子,睿智風趣的言行,卻又那般神似。就讓我們聽聽現代“大染坊”的故事,看新一代企業家國振傑如何在雲淡風輕中守候夢想,於沉心積澱後綻放光華。

回首來時路

室內設計是節約空間,也是節約金錢的最好方式,因此香港也有不少以善於利用小空間而出名的設計師。

上世紀60年代末出生在山東煙台萊州一個農村家庭的國振傑,從沒想過自己有一天會涉足印刷圈,並且白手起家,組建一家印刷企業。

國振傑回想起自己踏入社會的第一天——“那是1987年12月27日,父親退休,於是,我接替他,成了青島陽本印染廠的一名維修工。”

香港嘉興堂印刷公司走互聯網的個性網路管道,將個性化的印刷服務推廣,讓用戶可以自主選擇和設計,為用戶提供人性化的產品和實用的功能

為什么記得這么清楚呢?國振傑笑道:“在國企,年底進廠,也算一年工齡,我賺到了。”這份“比較舒服的工作”,國振傑一幹就是十年。1997年,企業破產,國振傑一下子變成了下崗待業青年。“人在體制內待得久了,雖然收入很低,但多少覺得是個依靠,突然有一天要離開,人就迷茫了,工作沒了,好像什么都沒了。”

三十而立。立什么?這個問題一夜之間就擺到了國振傑面前。

國振傑想了想,不如從複印打字、印名片幹起。“那時候印名片很賺錢,100張名片收30塊,一年能掙幾萬塊,比現在容易多了”。2004年,越來越多地接觸到膠印業務的國振傑萌生出買設備做印刷的念頭。那一年,青島樂泰印刷包裝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“青島樂泰”)成立,國振傑花100萬元買了一台四開四色二手機。在那個“印刷廠完全不用攬活、客戶來了還要排隊”的年代,樂泰一起步就迎來了開門紅。

 

青島樂泰印刷包裝有限公司總經理國振傑

接下來的幾年,企業馬不停蹄地更新設備,擴大生產規模,直到2008年,國振傑一連換了三台機器,才迎來了第一台海德堡對開幅面速霸CD 102四色機。在青島樂泰的青蔥歲月,商務印刷唱了主角,四色印刷機構成了主力機型。創業路上篳路藍縷,國振傑一一品嘗,“再回首,真是一步一個坎兒,步步驚心,好在年輕人努努力,咬咬牙,也就挺過來了”。

市場經濟大潮中,每個個體都被“看不見的手”驅使著,隨著市場上的四色印刷機特別是新機器越來越多,國振傑感到壓力重重。“一張單頁,哪家都能印,工價嚴重下滑,而企業的各項運營成本還在上浮。沒完沒了地拼價格不是辦法啊,只有轉型才有活路,怎么轉?就是要差異化。別人都做不了,就我能做,這樣,我才有話語權。”國振傑抬頭遠眺,新的起跑線正在等待著他。

文章轉自:http://www.keyin.cn/magazine/yinshuajingliren/201807/05-1111845.shtml